中国击剑开荒者: 择一事 终一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

  

  早年文老训练照

  60年前的中国击剑 总有些不能忘却

  2

  如今已经76岁高龄的文老很多事情或是细节甚至年份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了,但总有不能忘却的。

  没有防护服训练场的艰苦岁月

  他16岁开始接触击剑;18岁被选中进入湖北击剑队,19岁参加首届全运会就获得了银牌;文老说当时他并不是队里天赋最好的,只是身体素质好,接受能力比较强,而为了能够赶上这些“天赋型”选手,他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加紧训练。也正是因为刻苦训练,相比之下他的基础打得更牢一些。

  文国刚先后师从王守纲和沈守和两位教练,其中沈守和是留苏归国,有非常强的战斗意识和拼搏精神,他的苏联训练模式对文老的影响也很深远。练习3个月后,文国刚就进入全国男子花剑前6名,六个月后,文国刚拿了全国体院的击剑冠军,首届全运会拿银牌,这让文国刚非常兴奋,从那时更加确定要走击剑这条路。

  上世纪50年代末,是文老击剑生涯开始的年代,或许就是那个特殊的时代造就了他勇敢而洒脱的个性。文老还记得那个时候训练条件十分艰苦:“场地就是一块土地,就在一个搭的简易棚里,击剑服也是简单的,没有防护的衣服,当时训练完身上都会青一条紫一条的。”

  

  第二届全运会文国刚夺得男子轻剑(花剑)金牌

  就算当“临时工”也不放弃

  1959年由于三年自然灾害,湖北击剑队解散,而那时正赶上中国第一支击剑队在南京成立,为了他心爱的击剑,文老跑到南京。1965年文国刚代表江苏队获得第二届全运会男子花剑金牌。由于家庭成分问题,文革期间他被下放到南京市仪表机械厂当了一名钳工。在工厂时,文老曾被借调回江苏队,参加了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,获得男花银牌。

  那个时代带给文国刚太多的不幸,面对所在的击剑队一次又一次的解散危机,本应该是他击剑生涯最红火的时候,因为家庭成分原因,他成了没有户口的“临时工”,为了能够坚持击剑项目,他走的每一步都磕磕绊绊。

  “即便带栾菊杰训练时,都属于借调,当时借调到国家集训队,自己带的队员出国比赛而我就要回到工厂,周而复始,很多同事劝我别去当‘临时工’了,丢人呢!”

  栾菊杰出国比赛,而身为教练却不能跟随,这是怎样的一种尴尬,我无法想象文老当时是如何支撑下来的。他说,因为心中有一个信念:为了能够赶超世界水平。为了这个信念,“临时工”一直支撑做到了70年代末才算结束。自此文国刚进入国家队担任了女子花剑队的主教练,带队出国参加了亚运会,他的事业也进入了最辉煌的时期。

  

  文国刚指导栾菊杰训练

  出征前的任务就是要她拿金牌!

  3

  37岁的文老成为了17岁栾菊杰的教练,对她第一评价就是:肯练,能吃得了苦。

  “在击剑领域,我们那时还处于弱势地位,但一味防守是无法夺得金牌的,因此只有多寻求变化,加强以攻为主的能力。当年没有现在的先进技术设备,对对手的评估只有通过肉眼观察、用笔记录对手场上的技战术数据和擅长技术动作的使用频率,然后进行分拆,难度是非常大的。”

  84年洛杉矶奥运会栾菊杰摘金,但文老心中仍存愤懑“当时的击剑裁判对于西方选手有明显的偏袒,经常会出现误判,当时也没有录像这些高科技设备,栾菊杰只能一剑一剑的去拼,每一场比赛都需要绝对的优势才能获得胜利。”

  虽说这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但当时出征前的任务就是栾菊杰拿下女子花剑的金牌,在此之前栾菊杰已经拿过很多世界大赛的冠军,重任在身的文老感慨:“在半决赛一剑优势赢下比赛的时候,兴奋得不行了。”

  

  

  

  1994年广岛第12届亚洲运动会女花团体冠军

  记者:美国学生为什么会如此重视击剑运动?听说哈佛大学生为练击剑坚持每天只睡3、4个小时?

  

  记者:中国这几年击剑项目也开始流行,您是怎么看的呢?有什么好的建议?

  

  

  众衡击剑运动中心

  新北馆

  地址:常州市新北区晋陵北路11号体育运动学校内(奥体中心北100米)

  电话:0519-83388150 13401340777

  武进馆

  地址:常州市武进区湖塘吾悦广场四楼

  电话:0519-83388198

  

  众衡击剑运动中心

  新北馆

  地址:常州市新北区晋陵北路11号体育运动学校内(奥体中心北100米)

  电话:0519-83388150 13401340777

  武进馆

  地址:常州市武进区湖塘吾悦广场四楼

  电话:0519-83388198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